• <sup id="2ucse"><sup id="2ucse"></sup></sup>
  • 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研究

    發布時間:2018-07-10 08:39

      摘要:自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信息產業得到極快的發展,逐漸發揮著與第三產業并駕齊驅的作用。然而在當今的信息社會,犯罪分子利用高速發展的信息產業實施犯罪卻層出不窮,這也促使著我國立法者不斷完善我國刑法體系。本文針對我國刑法的對信息產業犯罪的規范和最高院制訂的司法解釋,將從四個方面來對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進行研究,第一,簡要概述信息產業犯罪和分析信息產業犯罪的現狀;第二分析信息產業犯罪刑法規范的分類及其條文的制定特征;第三,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規范的不足;第四,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不足解決措施。


      關鍵詞:信息產業;犯罪;信息犯罪;傳統犯罪信息化


      信息產業犯罪在近年來日益猖獗,然而我國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研究多數是從網絡安全、信息安全等方面去進行研究。信息產業是一個包含面十分廣泛、涉及的社會行業極多、甚至滲透到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快速發展的產業,且信息產業不僅包括了新興的信息部門,還包括了傳統的信息部門。研究信息產業首先要對信息產業有一個較為全面的了解和研究,進而研究犯罪與信息產業相結合所產生的新型犯罪行為,以及這些信息產業犯罪的特點,最后總結出我國對于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存在的不足之處以及措施。通過對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的研究旨在促進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的不斷完善。


      1.信息產業犯罪的概述與現狀


      1.1信息產業犯罪的概述


      信息產業是一個利用傳統郵電通訊業和新興信息基礎設施以生產信息、加工和處理信息以及傳播信息為主要功能的旨在滿足社會對于信息產品和信息服務需求的信息部門,信息產業主要包括傳統信息產業和新興信息產業,傳統信息產業是以傳統的郵電通訊業為主要,包括出版業、新聞業、電影和錄音業、廣播電視業在內的傳統信息部門;新興信息產業是以電子計算機為主的對信息進行加工和處理,以滿足社會對信息產品和信息服務的需求的新興信息部門。


      信息產業是近幾十年才逐漸興起的一個新興的信息部門,隨著信息產業的快速發展,犯罪分子鉆信息產業的空子利用信息產業或者對信息產業進行犯罪,我國針對信息產業犯罪的法律條文不斷完善,但我國的學者對信息產業犯罪的研究多數在信息犯罪和網絡犯罪的方面,鮮少對信息產業犯罪的整個法律體系進行制度研究。本文認為,信息產業犯罪不僅包括了信息犯罪和網絡犯罪,還包括了對信息行業的犯罪。何謂信息產業犯罪?學術界并沒有一個統一的界定,從信息產業犯罪的狹義來看,是侵犯信息產業的某種法益的犯罪;根據對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關于信息產業犯罪條例的分析,信息產業犯罪主要是利用信息產業實施犯罪行為,以及針對信息產業實施犯罪的行為,因此,本文對信息產業犯罪的界定為以信息產業為手段和目的,本文認為廣義的信息產業犯罪是指行為人實施的以信息產業為手段或目的,侵犯個人法益或者社會法益的犯罪行為。


      1.2信息產業犯罪的現狀


      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信息網絡的廣泛普及,信息產業犯罪的形勢也日益嚴峻,近年來不斷地出現利用互聯網的信息產業犯罪主要包括盜竊、販賣個人信息等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犯罪行為;網絡詐騙、電信詐騙、電商詐騙等網絡金融詐騙的犯罪行為和侵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等的信息系統犯罪。由于信息產業的便捷性和互通性,許多信息產業犯罪逐步形成一條完整的、龐大的和復雜的信息犯罪產業鏈。


      據2017年最高人民檢察院通報的關于檢察機關依法懲治計算機網絡犯罪的情況,2016年以來,全國檢察機關適用涉嫌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等7個涉及計算機犯罪罪名向法院提起公訴727件1568人,其中僅2017年1月份至9月份,就有334件710人被提起公訴,同比分別上升82.5%和80.7%;檢察機關對網絡電信侵財犯罪案件提起公訴15671件41169人,其中2017年1月份至9月份提起公訴8257件22268人,同比分別上升88.6%和118.6%。[3]。信息產業犯罪的總量在近年不斷上漲,多數集中在新興信息產業部門的犯罪,包括攻擊和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修改公民個人密碼等犯罪,也包括了利用計算機網絡進行盜竊、詐騙以及在網絡上開設賭場等傳統犯罪。一些傳統信息產業犯罪也逐漸開始利用計算機網絡來實施犯罪,如浙江麗水“9·26”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江蘇無錫賴某等人利用手機直播平臺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等網絡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件。


      隨著計算機網絡與智能手機的普及,“大數據”時代的到來和“互聯網+”的興起,隨之而來的針對公民信息犯罪的犯罪率不斷上升和犯罪的手段多樣化,公民的許多個人信息都被記錄在網絡上,包括公民的個人基本信息、個人賬戶、賬戶密碼、銀行卡卡號以及銀行卡密碼等,犯罪分子通過入侵計算機信息系統或者惡意捆綁軟件等手段,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利用互聯網建立數據平臺,對公民個人信息進行非法倒賣和出售。這些犯罪行為成為引發網絡詐騙、電信侵犯財產等犯罪的淵源,與非法侵犯和出售公民個人信息犯罪形成一條巨大的、完整的黑色信息產業犯罪鏈。[4]


      2.信息產業犯罪刑法規范的分類及特征


      2.1信息產業犯罪刑法規范的分類


      研究罪行各論要以總論的原理為指導,認識具體犯罪的規律、特征及法律后果,從而加深對總論的理解。[1]本文將我國刑法中關于信息產業犯罪的條例進行分類,主要是按照信息產業犯罪的手段、目的進行分類。


      以信息產業犯罪中犯罪的角度進行分類,包括了利用信息產業為手段實施的犯罪和針對信息產業為目的實施的犯罪。利用信息產業為手段實施的犯罪包括(1)虛假廣告罪;(2)出版歧視、侮辱少數民族作品罪;(3)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4)利用計算機實施有關犯罪的規定;(5)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6)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7)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8)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為他人提供書號、出版淫穢書刊罪(9)傳播淫穢物品罪,組織播放淫穢音像制品罪。針對信息產業為目的的犯罪包括(1)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2)侵犯通信自由罪;(3)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4)侵犯公民信息罪;(5)非法生產、銷售專用間諜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6)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7)擾亂無線電管理秩序罪;(8)破壞武器裝備罪、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過失損壞武器裝備、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


      2.2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的特征


      2.2.1要求構成實害結果為主


      我國對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規定,主要要求構成實害結果,部分犯罪的成立不以構成實害結果為要件。犯罪的成立要求構成實害結果是指信息產業犯罪的成立要求犯罪行為人的犯罪行為對法益造成現實的侵害事實。由于我國刑法中的法益保護原則要求刑法的立法和司法必須以法益保護為目的,立法要求對法益造成現實的侵害事實的行為規定為犯罪,符合刑法對法益的保護原則。再者與不以構成實害結果的危險犯相比,實害犯的犯罪構成要求實害結果,即要求構成實害結果的罪行若行為人的行為僅制造了危險并沒有構成實害結果的刑法不認定為犯罪,因此在犯罪構成要素上,要求構成以實害結果提高了行為人實施行為構成犯罪的門檻。構成要求實害結果既能保護法益不受侵害也能保障人權,達到法益保護和人權保障的平衡。部分信息產業犯罪不要求構成實害結果,如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非法生產、銷售專用間諜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為他人提供書號出版淫穢書刊罪;破壞武器裝備、軍事設施、軍事通信罪。不難看出,以上不以實害結果為要件的犯罪中,行為人實施對侵害法益的危險,以司法上的具體判斷或者以一般的生活經驗判斷都會對法益造成緊迫的危險,故而不需要以實害結果為要件即可成立犯罪。


      2.2.2責任形式以故意為主


      構成信息產業犯罪的責任形式主要為故意犯罪,個別刑法規范規定過失也能構成信息產業犯罪。我國刑法總則對應負刑事責任的規定為應當負刑事責任的只有故意犯罪,但是對于過失犯罪我國刑法有規定過失犯罪的才負刑事責任。從法益保護機制和人權保障機制的角度來看,構成信息產業犯罪的責任形式主要為故意犯罪,符合保護法益和保障人權的要求并使之處于平衡。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第二款規定:“過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此處法條規定不夠嚴謹,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的第一款要求“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嚴重后果)”和“造成嚴重后果”為成立要件,因此第二款規定過失犯前款罪,即過失危害公共安全但尚未造成嚴重后果成立過失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張明楷老師在《刑法學》書中認為此種情形不應當認定為犯罪,與刑法所規定的過失行為只有造成結果的才成立犯罪不符。[2]


      2.2.3以保護社會法益為主


      我國刑法規定了刑法規范的目的是保護法益不受侵犯。每一條刑罰規范都在保護一個法律利益,這種法律所保護的利益包括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以及公民個人利益,刑法規范的法益保護機能,即保護國家法益、社會法益和公民個人法益不受犯罪行為的侵害和威脅的機能,從我國刑法對信息產業犯罪的規范中可知,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以保護社會法益為主,因為我國僅在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下規定了四條是保護公民個人法益的犯罪罪名,分別是出版歧視、侮辱少數民族作品罪;侵犯通信自由罪;私自開拆、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相比保護社會法益的罪名數量,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對個人法益的保護力度較弱。然而隨著近年來侵害公民個人法益的信息產業犯罪的數量愈增,對個人法益保護力度較弱的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無法跟上時代的發展,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應當增加對個人法益的保護力度,優化法益組成要素的排序。[5]


      3.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的不足


      3.1信息產業犯罪的刑法規范和刑罰不相適應


      我國刑法規范對信息產業犯罪中罪名的規定和刑罰不相適應。信息產業具有開放性和互聯性,信息產業的發展使得每個公民都能通過計算機網絡等快速的接觸到世界的信息,每個公民的生活工作與信息產業緊密相連,因此信息產業犯罪的受眾將會比傳統犯罪更廣,其危害性也將更大。我國刑法對罪刑相適應原則的規定要求犯罪分子所實施的犯罪行為,犯罪分子應當承當與其行為相適應的刑罰,即犯罪行為造成的犯罪后果嚴重的應當承擔重的刑罰。例如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其通過計算機網絡平臺,破解互聯網公司設置的驗證碼安全體系,快速竊取網站數據庫和大量的公民個人信息后進行出售。其危害的范圍極廣,對大量的公民個人法益進行侵害,危害程度深,一些利用QQ微信進行詐騙、電信詐騙等互聯網經濟犯罪和短信、郵件滋擾等滋擾型犯罪,利用網絡實施的犯罪行為甚至與綁架、敲詐勒索等傳統犯罪行為結合在一起。通過計算機網絡實施的傳統犯罪,其犯罪影響比傳統犯罪更為嚴重,然而我國對利用計算機網絡實施的傳統犯罪的刑罰規定存在兩個問題:一是我國刑罰規定過輕,如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我國對此刑罰規定最高刑為七年,這與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所產生的危害不相適應,刑罰過輕難以遏制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犯罪。二是我國對于一些利用信息產業實施的傳統犯罪并沒有單獨立罪,仍然用傳統犯罪的刑罰來規范,如網絡金融犯罪,我國并沒有將此犯罪行為立罪,仍然使用金融犯罪的刑罰規范,這與利用計算機網絡實施的


      3.2信息產業犯罪刑法規制不合理


      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中的刑罰規制不夠合理,面對更容易產生危害后果和危害性更嚴重的犯罪,刑罰規制不合理,如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我國對此罪名的第一款規定了“對計算機信息系統功能進行刪除、修改、增加、干擾,造成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的犯罪行為,規定了后果特別嚴重的情形。但是對“故意制作,傳播計算機病毒等破壞性程序,影響計算機系統正常運行”的犯罪行為,卻僅僅規定了后果嚴重的情形,去年全面爆發的比特幣病毒,范圍涉及多個國家,危害及其嚴重,犯罪行為人甚至利用該病毒向眾多網民進行敲詐勒索,其后果已達到特別嚴重的程度,我國刑罰卻沒有相應的刑罰規制,僅只能適用后果嚴重的情形。又如上文所提到的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我國刑法規制不明確,第二款規定過失犯前款罪,即過失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形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險但尚未造成嚴重后果,仍然成立此罪,與刑法所規定的過失行為只有造成結果的才成立犯罪不符。


      3.3信息產業犯罪證據收集保全技術不成熟


      信息網絡的發展,使得對計算機網絡實施的犯罪行為也逐漸增多,計算機網絡實施的犯罪行為操作便捷且具有隱蔽性,犯罪行為人在實施了犯罪行為之后會對犯罪痕跡進行消除、刪除犯罪數據以及改變IP地址等防止追蹤的行為,這對我國收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證據是一種困難的挑戰,由于我國收集電子數據的技術仍不夠成熟,對犯罪行為人實施計算機網絡犯罪的證據較難發現,難以收集到相關證據。電子證據具有易滅失性,有可能因為犯罪分子的刪除覆蓋行為,或者計算機病毒感染而導致電子證據的滅失,因此對于電子證據的保全需要極高的技術要求,我國信息產業犯罪的電子證據收集保全技術的水平還不夠高,面對犯罪行為人實施的電子計算機犯罪存在因起訴證據不足而使犯罪行為人逃脫法律的制裁。


      3.4涉外信息產業犯罪管轄不明確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信息產業全球化的趨勢也不斷發展。信息產業具有互通性,隨之而來的信息產業犯罪的全球化的犯罪趨勢也不斷上漲,如信息產業犯罪行為人可以通過A國的計算機網絡入侵、非法控制我國的計算機信息系統,獲取我國計算機信息系統的數據的犯罪行為;或者犯罪行為人通過我國的計算機網絡到他國去實施侵犯他國公民個人信息的犯罪行為、網絡詐騙的犯罪行為或者傳播淫穢物品等犯罪行為,這些涉外信息產業犯罪的行為該由哪個國家來管轄呢?我國的刑法規范對此并沒有明確的規定,如若適用傳統的管轄原則也會產生不恰當之處,同一件跨地域性的涉外信息產業犯罪有可能會引發多個國家對于管轄權之爭。


      3.5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跟不上時代的發展


      信息產業犯罪的犯罪行為也隨著信息產業的發展快速的更新,一些新出現的新型信息產業犯罪在刑法中并沒有明確的刑罰規范,犯罪行為人鉆信息產業法律規范的漏洞實施危害社會法益、個人法益的犯罪行為。如利用手機直播平臺進行裸聊或者直播淫穢行為、利用網絡借貸平臺以身份證和裸照進行借貸等信息產業新型犯罪,這些犯罪嚴重侵犯了人的性羞恥感,嚴重侵犯了社會法益和個人法益,但是我國并沒有明確的刑罰規范以及司法解釋,使得司法人員無法可依,犯罪行為日益猖獗。又如利用網絡散布謠言,造成網絡語言暴力的案件,這些行為被害人的心理、精神造成嚴重的侵害,更甚于導致被害人自殘自殺等現象,嚴重侵犯個人法益,但我國對于這些行為并沒有入刑,也沒有明確的司法解釋。信息產業的不斷發展促進電子商務也快速發展起來,犯罪行為人利用電子商務平臺的日常優惠活動,通過進行虛假交易來賺取電子商務平臺的獎勵和優惠,將其套現從中牟取利益,但是由于我國對于電子商務犯罪并沒有明確的刑罰規范以及司法解釋,犯罪人對于自己實施的犯罪犯罪行為并沒有會構成犯罪的意識,我國刑罰規范對于電子商務平臺上的店鋪雇傭一些人刷單的行為也沒有規定,對于被公訴機關起訴的刷單犯罪定以非法經營罪并不夠準確。從以上的例子可得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跟不上信息產業犯罪發展的兩個表現:一是一些傳統犯罪利用信息產業實施犯罪行為,其罪行的危害性比傳統犯罪更為嚴重,但是我國的傳統犯罪概念也并沒有包括利用信息產業實施傳統犯罪的刑罰規范;二是我國信息產業司法制度的變化跟不上信息產業犯罪發展的變化,一些新型信息產業犯罪我國刑法沒有明確的規定。


      4.解決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不足的措施


      4.1從嚴量刑


      我國對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應當從嚴量刑,使犯罪人的犯罪行為受到應當受到的刑罰。面對信息產業的快速發展,我國對信息產業犯罪的研究也要加快發展的步伐,信息產業犯罪對于社會和個人的危害極大,甚至滋生許多新型犯罪。我國應該結合信息產業的開放和互聯的特性,研究信息社會的高速發展對于信息產業犯罪形成的特征以及預測信息產業犯罪所帶來的嚴重后果,遵循我國刑法罪刑相適應原則,第一,制定我國刑法對信息產業犯罪的規范,刑罰與其危害性不相符的刑罰規范,可以適當增加罪刑,以達到懲罰犯罪和預防犯罪的雙重目的;第二,將一些利用信息產業實施的犯罪行為獨立成罪,例如美國、英國、日本、德國、加拿大等國家針對防治金融犯罪,將其罪名從傳統的金融犯罪中獨立出來,單獨立法,我國可以效仿歐美等過,對一些信息產業犯罪專門立法,將信息產業犯罪的刑罰規范章節化。


      4.2修改不合理的刑罰規制


      我國應當修改不合理的信息產業犯罪的刑罰規制,一些信息產業犯罪的犯罪后果及其嚴重的情形,應當將其增加其規制,并對其犯罪行為予以懲罰。例如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中制作計算機惡意軟件或者病毒并將其利用計算機網絡的互通性進行傳播等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的犯罪行為,應當規制其造成特別嚴重的后果的情形,予以懲罰。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中的第二款應當增加其刑罰規制“過失危害公共安全,造成嚴重后果”成立過失破壞廣播電視設施、公用電信設施罪,使我國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更加合理。


      4.3提高電子證據的收集和保全技術


      提高電子數據的收集和保全技術對于我國規范信息產業犯罪有極大的作用。首先我國應當加快發展對于計算機網絡的偵查技術,設立專門的電子證據的技術偵查部門,對于犯罪分子所做的消除犯罪痕跡的行為,應當提高修復電子證據的技術;其次應當大量培養具有專業素質的技術人才,針對信息產業犯罪的高科技化,熟悉高科技的鑒定人員對于電子證據的收集和保存起到很大的作用;最后,我國應當完善電子證據收集和保存的法律規范,對于鑒定人員收集和保存電子證據要嚴格按照法定程序來收集和保存,防止電子證據被修改或者滅失。


      4.4主導建立信息產業犯罪公約


      在信息產業犯罪全球化的背景下,跨境犯罪行為日漸增多。我國堅持網絡空間主權原則的國家,即我國認為網絡空間雖然是虛擬的,但是網絡的設施設備、使用網絡的主體已經使用網絡行為的行為發生地都是有主權的,因此網絡空間也是應當有主權的。雖然現在有一些國家并不認同這一原則,但是存在這一原則的傾向,認同這一原則將會逐漸成為一種趨勢。聯合國全球網絡犯罪主管NeilWalsn先生提到:“在聯合國,我們目睹著一些全球范圍的挑戰,并試圖共同應對它們,幫助世界各國攜手打擊網絡犯罪,增強網絡安全。”“為應對網絡犯罪,開展在立法、執法和情報層面的能力建設和國際合作等外交活動,是維護網絡空間安全的重要途徑。”[6]由此,面對存在的跨境信息產業犯罪,我國應當主導建立信息產業犯罪公約,加強各國間對于跨境信息產業犯罪的合作與信息交流。


      4.5完善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


      我國應當不斷完善我國對于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使司法人員執法有法可依、司法有法可依,從而規范犯罪行為。刑法條文表達刑法規范,是刑法規范的載體和認識來源,刑法規范是刑法條文的內容和實質。[1]我國應當針對不斷出現的利用信息產業實施的新型犯罪行為,完善我國刑法規范,保護社會法益和公民個人法益不受信息產業犯罪的侵害。另一方面通過我國對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的不斷完善,達到預防犯罪的意義,通過嚴厲的刑罰可以規范犯罪行為,使行為人的行為受到法律規范的規范而不敢實施信息產業犯罪。傳統犯罪利用信息產業實施犯罪的總量在近年也不斷上漲,但我國刑法體系對于這些利用新型方式實施的傳統犯罪并沒有明確的規定,如近期比較熱門的利用計算機網絡非法出售國家級考試試題和答案,我國應當將將利用信息產業實施傳統犯罪行為也納入刑法的解釋之中,更好的完善我國的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


      結語:


      通過上文的論述,我們不難看出我國乃至全世界的范圍,信息產業犯罪的形勢已經非常嚴峻,信息產業犯罪對于國家法益、社會法益以及公民個人法益的危害都是及其嚴重的,但是我國對于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仍有許多不足之處,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還不夠完善,不足以應對不斷出現的新型新型信息產業犯罪。我國應該加大對信息產業犯罪司法制度的研究,制定更能合理有效遏制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不斷完善我國信息產業犯罪的司法制度。


      參考文獻: 

      [1]張明楷,《刑法學(上)》第五版[M] 法律出版社出版,2016年7月 

      [2]張明楷,《刑法學(下)》第五版[M] 法律出版社出版,2016年7月 

      [3]于忠谷,《加大對計算機網絡犯罪產業鏈的打擊力度》[EB],http://news.sina.com.cn/sf/news/fzrd/2017-11-01/doc-ifynfvar5651539.shtml , 

      [4]《關于依法懲處侵害公民個人信息犯罪活動的通知》公通字[2013]12號 [EB] 

      [5]蘇永生,青海民族學院法學院《論我國刑法的法律特性及其對刑法品格的塑造——以刑法法益為分析視角》[N],《吉首大學學報》2007年3月 

      [6]杜曉,張希臣,《跨境網絡犯罪增多 打擊網絡犯罪需更多國際合作》 [EB], 

      作者簡介:黃冬穎,1996年01月出生,女,漢族,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市,本科生,論文指導老師:蔣瓊。 

    千里馬論文網:http://www.zgjjbwg.com/fx/sf/223851.html

    上一篇:關于中國法制史研究方法的若干思考

    下一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現狀與法律保護

    相關標簽:
    九五至尊老品牌2【唯一官网】 泰安市| lnf| 7hz270| 井冈山市| vn7| 长海县| jhx| hh8325| 泸州市| nlh969| 临安市| h8l897| flj| 平顶山市| 8dx| ph8| 陇西县| dvr218| 梨树县| llv95| 衡阳市| d6p91| 昌图县| rxt666| 7nb| 色达县| ph7| rpl| 台州市| h7x| bzz822| 新兴县| 7tn84| 德州市| vv7332| hfp575| d6b| 天峻县| djv| 西藏| 卢氏县| 泰兴市 高平市 吴堡县 唐山市 八宿县 太和县